邓海啸,“上海青年科技人才”:“追光者”的“高光时刻”和“超越光”

邓海啸 受访者 供图 中新网上海11月12日电 题:“上海青年科技英才”邓海啸:“追光者”的“高光时刻”与“光…

邓海啸 受访者 供图

中新网上海11月12日电 题:“上海青年科技英才”邓海啸:“追光者”的“高光时刻”与“光芒之外”

记者 郑莹莹

“你可曾见过凌晨四点的上海光源?”中国科学院上海高等研究院研究员邓海啸问。他是一名“追光者”——长期从事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研究,他最近入选成为第十一届上海青年科技英才。

邓海啸说,自己所在的科研团队是7乘24小时值班,所以团队成员见过24小时的上海光源。

2004年开工、2009年对用户开放的大科学装置上海光源,是中国大陆第一台第三代同步辐射装置,产生宽波段的同步辐射光,每天供给全世界的前沿科学研究团队使用。

邓海啸是身处上海光源的一名“追光者”,但他说,其实做科研的人,“高光时刻”(重大成果发布时刻)比较少,更多的时候大家都是默默地身处“光芒之外”。

“与孤独作伴,和失败作战。”1983年出生的他时常以这句话自省。

我们为什么要去建设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邓海啸这样解释:人类交流最直接的是用视觉,视觉交流的两个要素是光源和眼睛,这是常规的;但如果我们要去看微观世界,那就需要先进的光源以及探测器。

“你要是想比别人看得更清、看得更远,那就一定要有更强的光、更亮的‘眼睛’。”他总结说。

他介绍,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是目前我们最强的一个光源,X射线分为软X射线和硬X射线,硬X射线波长更短,“有了这样的光源,可以把我们的认知往微观方向去延伸,它可以促进很多学科前沿的发展。”

目前,国际上已经有8台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邓海啸所在的上海光源,便有一台。

邓海啸说,自己是伴随上海光源共成长的。

博士毕业那年,他26岁,国内的自由电子激光研究刚刚起步,那时,他是新手上路。转眼过去十几年,中国自由电子激光装置的建设也经历了从落后到追赶上的过程。

邓海啸介绍,经过10多年的努力,我们已经建成了世界先进的软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同时我们国家新一代的自由电子激光装置正在经历从追赶到超越的历史时期。

“我们作为这代‘追光人’感觉很幸运,能亲眼见证、亲身经历我们国家几代科学家、几代‘追光人’所追求的梦想,我们的脚步从追赶到并跑到超越。”他说。

“光转瞬即逝,‘追光人’必须心无旁骛。大多数‘追光人’都站在光芒之外,甘于奉献,因此‘追光人’本身就是光。”他说。(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