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低!商汤市值缩水2700亿,高管12亿薪酬遭质疑

文 | 张佳儒 商汤会不会跌成仙股?这是商汤股民今日关心的话题。 10月11日,港股上市公司商汤早盘冲高回落,…

文 | 张佳儒

商汤会不会跌成仙股?这是商汤股民今日关心的话题。

10月11日,港股上市公司商汤早盘冲高回落,午后震荡走跌,最大跌幅12%,再次创下历史新低。截至收盘,商汤报价1.33港元,跌幅11.33%,总市值445.6亿港元。

商汤这样的股价表现,和龙头身份形成极大反差。根据招股书,商汤科技是一家赋能百业,行业领先的人工智能软件公司,根据沙利文报告,公司收入已在2020年位列行业亚洲第一。

头戴亚洲AI龙头的光环,商汤背后明星资本云集,股东名单上躺着软银、春华资本、银湖资本、IDG、国调基金、上海国际集团、赛领与鼎晖等。

上市之初,商汤也曾受过追捧。2021年12月30日,商汤登陆港交所。上市仅几个交易日,商汤飙涨至9.7港元,总市值最高3200亿港元。

当时,券商分析师还解读商汤上涨逻辑:商汤科技既有自身标的的优质因素,也有货源方面的因素,而美国投资者不能做空,则明显减少了市场沽售压力。

尴尬的是,商汤的后市股价表现,成了大跌的典型。导火索发生在6月30日,商汤一小时内跳水43%,收盘跌幅46.77%,收盘价3.13港元。

股价跳水是因为大额已发行股份解禁。据新浪港股报道,上市前投资者和基石股份已全部解禁,涉及23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0%。

当日,商汤公告称管理层将延长禁售承诺,但没能阻止住市值闪崩。下一个交易日的7月4日,商汤又大跌将近19%,此后的几个月震荡走低。

相比最高股价9.7港元,最高市值3200亿港元来看,商汤如今的股价已经跌去80%以上,总市值跌去2700亿港元以上。相比3.85港元的发行价,如今的股价也是腰斩状态。

股价跌跌不休,有观点认为和商汤的盈利状况有关。2018至2021年,商汤营收持续增长,归母净利润亏损却不断扩大,其中2020年亏损121亿元,2021年亏损171亿元。2022上半年,商汤归母净利润依然亏损。

这样的股价表现,在股民群体中引发热议:“买了没几天快腰斩了”、“将高管的年薪降下来,并与公司净利润挂钩,投资者才有信心,股价就能止跌了”、“高管薪酬不降,别买它”、“什么时候高管拿象征性工资再说吧”。

在股价创新低之际,商汤高管年薪又引发股民质疑。此前,商汤高管年薪话题曾经引发过热议。

此前媒体报道,商汤董事会执行主席、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徐立的年薪为5.12亿,商汤科技执行董事及首席科学家王晓刚的年薪为3.75亿,商汤科技执行董事及董事会秘书徐冰的年薪为3.05亿。

商汤科技三名高管年薪11.92亿元,公司每年数十亿甚至百亿的亏损,强烈的对比引发外界议论。

商汤后来回应:“半年数亿薪酬是外界的错误解读,实际上这部分薪酬还包含很多部分,其中包括了薪金、工资、股份分红、股份基础下的社会保障成本等等福利。”

根据商汤2021年年报,徐立、王晓刚、徐冰的薪酬分别是5.22亿元、3.81亿元3.10亿元,合计12.13亿元。薪酬构成来看,其中,三高管薪金及工资都在200-300万之间,主要的部分是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

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商汤的说法是,自2016年起,董事会批准设立受限制股份计划(首次公开发售前受限制股份单位计划)、购股权计划及首次公开发售后受限制股份计划(首次公开发售后受限制股份单位计划),以向若干董事、高管等提供奖励。

简单来说,就是股权激励,一旦达成激励条件,高管们能拿到数亿甚至十几亿的股权激励。

不久前,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年薪12亿元的消息刷屏。招股书显示,2021年,沈晖的薪资由薪金与受限制股份两部分组成,其中薪金200万左右,以受限制股份形式发放的部分大约为12.59亿元。

受限制股份对应的薪酬和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可以理解为股权激励。

一般来说,高管的薪酬和企业规模、业绩增速和董事会批准的薪酬制度等多因素有关,既不能过高也不能过低,控制在一个合理范围,如何设置考验管理层的智慧。

对于商汤的股价表现和高管薪酬,你有什么看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