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加入了硅谷的裁员潮,为什么人才扩张开始反噬科技行业?

·这些公司享受着飙升的利润,并相信由疫情推动的繁荣时代将继续下去,他们通过囤积人才来积极扩张,现在这些做法正在…

·这些公司享受着飙升的利润,并相信由疫情推动的繁荣时代将继续下去,他们通过囤积人才来积极扩张,现在这些做法正在让科技行业消化不良。

·过去十年,低利率将投资者推向回报率更高的风险资产,他们重视快速增长而不是利润。科技公司的回应是通过销售与营销、招聘、收购和实验项目将资金投入到扩张中。过剩的资本为人才争夺战火上浇油。

美国科技公司裁员潮继续汹涌。

知情人士透露,亚马逊公司计划最快从本周开始对管理和技术岗位裁员约1万人,这将是该公司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裁员。裁员将集中在设备部门,包括AI语音助手Alexa,以及零售部门和人力资源部门。

不断变化的商业模式和不稳定的经济已经引发了美国整个科技行业的裁员潮。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本月在收购Twitter之后,将该公司的人数减少了一半,上周,Facebook和Instagram的母公司Meta宣布将裁减1.1万名员工,约占其员工总数的13%。Lyft、Stripe、OpenSea、Spotify等科技公司在最近几个月都进行了裁员。这个名单还在继续增加。

科技公司的高管几乎都把矛头指向了经济形势恶化,但科技公司本身的疾病也被观察人士拿出来剖析,比如近年来的急剧扩张导致企业臃肿,招聘最优秀、最聪明、人数最多的员工是科技公司的荣誉徽章,如今这个做法开始反噬硅谷。更有人担心,科技企业的裁员潮是否会外溢到其它行业。

网站www.trueup.io实时统计一年来科技企业的裁员人数。

“疫情红利”过去,AI语音助手被高估

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亚马逊裁员人数仍在变化,可能会随着每项业务的完成而逐个团队展开,而不是一下子全部裁掉。但如果保持在1万人左右,将占亚马逊全球员工总数的不到1%,截至9月底,亚马逊全球员工总数超过150万人,其中包括数十万名仓库工人。

亚马逊计划在关键的假日购物季进行裁员,显示出全球经济疲软已迅速给这家公司带来压力,要求其裁减多年来人员过多或业绩不佳的业务。

直到最近,这家电子商务巨头还在为留住员工而努力,今年将技术工人的现金补偿上限提高了一倍多,理由是“劳动力市场竞争特别激烈”。

本来,新冠疫情“创造”了亚马逊有史以来最有利可图的时代,因为消费者更多地涌向网上购物,企业则涌向云计算服务。亚马逊的人力在两年内增加了一倍,它又将赢利进一步投入扩张和实验,寻找下一个大的商业“故事”。

但今年早些时候,亚马逊的增长放缓到20年来的最低速度,面临过度投资和快速扩张所带来的高额成本,而购物习惯的改变和高通胀率则削弱了销售额。最近一个季度,尽管亚马逊的业绩出现了轻微反弹,但它也提醒投资者,增长可能再次减弱,降至2001年以来的最低速度。

亚马逊告诉华尔街,他们过去曾勒紧裤腰带,现在也可以再这么做。该公司在2001年互联网崩溃期间裁减了1500个工作岗位,包括小时工,这相当于当时员工的15%。在另一段快速扩张期之后,它还在2018年初裁减了几百名员工。

三名知情人士告诉《纽约时报》,上周,亚马逊股票下挫至疫情初期以来的最低水平,抹去了安迪·贾西(Andy Jassy)去年接任首席执行官以来增长的1万亿美元市值。亚马逊高管与机构投资者进行了会面。

贾西之前负责亚马逊利润丰厚的云计算业务,他一直在密切关注各项业务,以求迅速削减成本,先是取消了在疫情期间超速进行的仓库扩张计划,然后转向公司的其他部分。

最近几个月,亚马逊还关闭或缩减了一些项目,包括提供初级和紧急医疗服务的Amazon Care,这项业务没能找到足够的客户;家庭送货机器人Scout,据彭博社报道,该业务拥有400名员工;销售缝纫用品30年的子公司Fabric.com。

从4月到9月,亚马逊已经裁减了近8万人,主要是小时工。9月,亚马逊冻结了几个小型团队的招聘,10月停止填补其核心零售业务的10000多个空缺职位。两周前,亚马逊冻结了整个公司未来几个月的招聘,包括云计算部门。

关注亚马逊10年的Cowen & Company分析师John Blackledge说,他的计算结果显示,亚马逊的核心电子商务业务今年已经损失了数十亿美元。“他们需要审查一切。”他说,“这实在是不可持续的。”

亚马逊内部长期以来一直把硬件设备和Alexa看成很有可能被砍掉的项目。亚马逊此前希望创建领先的AI语音助手,Alexa和相关设备成为公司的首要业务,领导层认为它可以接替手机成为下一个消费入口。从2017年到2018年,亚马逊在Alexa和智能音箱Echo上投入的工作人员增加了一倍,达到10000名工程师。

尽管亚马逊已售出数亿台支持Alexa的设备,但这些产品的利润率往往很低,而且语音购物等潜在的收入方式也没有得到广泛发展。一位了解财务情况的人说,2018年,Echo和Alexa损失了约50亿美元。

亚马逊的零售业务涵盖其实体和在线零售业务及物流业务,在疫情期间的需求激增和飞速扩张之后,一直处于紧张状态。该公司表示,它取消了扩张计划。财务总监Brian Olsavsky上个月告诉投资者:“我们很现实,有各种因素影响着人们的钱包。”他说,公司不确定消费的方向,但“我们已经准备好应对各种结果”。

网站www.trueup.io实时统计一年来裁员的科技企业数量。

在大厂工作成了一种身份象征

美国科技公司的裁员潮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科技界高管承认他们过度雇佣,这种大合唱正在整个硅谷回荡。

估值740亿美元的支付初创公司Stripe本月解雇了1000多名员工,其联合创始人们责备自己:“我们为我们所处的世界超额雇佣了员工。我们太乐观了。”

在马斯克将Twitter的人员编制削减一半后,Twitter的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声称对此负责。他发推文说:“我把公司规模扩大得太快了。”

而当Facebook和Instagram的母公司Meta裁减1.1万人,即约13%员工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指责自己过度热衷于扩张。“我做出了大幅增加投资的决定。”他在给员工的信中写道,“不幸的是,这并没有像我预期的那样发展。”

科技记者Erin Griffit指出,尽管这些公司指责经济恶化,但裁员潮至少有一部分是他们自己造成的。当这些公司享受着飙升的利润,并相信由疫情推动的繁荣时代将继续下去时,他们通过囤积最容易被争夺和最昂贵的资源来积极扩张:人才。

长期以来,硅谷科技公司认为招聘不仅仅是填补空缺。这个行业激烈的人才争夺战表明,像谷歌和Meta这样的公司正在获得最好和最聪明的人才。膨胀的员工队伍,以及成为大学毕业生最渴望的企业,都是增长、资金雄厚和声誉的象征。而对员工来说,在大厂工作成了一种身份象征。

这种心态在科技大厂中变得根深蒂固,它们在豪华的办公楼里提供许多福利。较小的初创公司则以股票期权的形式吸引人才。

现在,这些做法正在让科技行业消化不良。

风投公司Lux Capital的投资人Josh Wolfe说:“当经济繁荣的时候,你就会出现过剩,而过剩就会导致过度雇佣和乐观主义。在过去10年里,大量的现金导致了大量的招聘。”

根据追踪裁员的网站Layoffs.fyi的数据,今年有超过10万名科技工作者失去工作。裁员范围包括知名的上市公司,如Meta、Salesforce、Booking.com和Lyft,以及估值很高的私营初创公司,如Gopuff送货服务以及Chime和Brex金融平台。

许多工作岗位的流失都发生在科技界最具实验性的领域。火箭公司Astra在去年人数增加两倍之后,本周裁减了16%的员工。在今年遭遇崩溃的加密货币行业,包括Crypto.com、Blockchain.com、OpenSea和Dapper Labs在内的高价值公司最近几个月裁员数百人。

科技分析师表示,科技界领袖对今年春天出现的经济放缓迹象反应太慢,而在此之前,许多公司已经疯狂招聘了好几年了。估值飙升至1万亿美元的Meta公司过去三年里将其员工人数增加了一倍,达到87314人。股票交易应用程序Robinhood在2020年和2021年将其工作队伍扩大了近6倍。

在过去十年中,科技行业对“我们是否处于泡沫中”的恐慌总是短暂的,随后迅速恢复到更加繁荣的好时光。即使那些预测由Zoom(远程会议)、Peloton(健身)、Netflix(流媒体)和Shopify(网购)等公司促成的“疫情消费行为”会退潮的人,现在也承认他们低估了衰退程度。

许多人认为,造成这种衰退的宏观经济因素,将使这种衰退持续更长时间。过去十年里,低利率将投资者推向了回报率更高的风险资产。这些投资者重视快速增长而不是利润,并奖励那些承担高风险的公司。

科技公司对来自投资者的大量现金和快速增长的业务做出回应,通过销售与营销、招聘、收购和实验项目将资金投入到扩张中。过剩的资本鼓励公司增加人员,为人才争夺战火上浇油。

亚马逊收购的人工智能软件公司Body Labs的联合创始人Eric Rachlin说:“压力就是要把钱花得够快,这样你就能快速增长,以证明VC(风险投资)想要进行的各种投资。”

扩大人数也是管理人员提升自己事业的一种方式。Rachlin说:“让更多的人加入团队,比让每个人都超级努力地工作容易。”

过去,由于有大量空缺职位,科技工作者在被裁员时可以迅速更换工作或站稳脚跟,但Rachlin说,“我们还不知道这波裁员中的每个人是否都能做到这一点。”

更多人担心,裁员潮会涌向科技行业之外。比如,准备上市的公司越来越少,投资银行将受到打击。公司通过削减广告支出来迅速节省现金,从而影响媒体。

尽管如此,人力资源机构Hired的首席执行官Josh Brenner表示,裁员“到目前为止只集中在硅谷和华尔街的一些狭窄行业”,而且“仍被实体经济中巨大的经济弹性所抵消”,实体经济的雇主正在努力招人,以跟上旅游、酒店、休闲和其他服务行业的消费者需求。

根据美国劳工部最新的就业报告,尽管面临经济阻力,招聘依然强劲。ZipRecruiter首席经济学家Julia Pollak表示,每月新增的就业岗位比新冠疫情前多60%。医疗保健行业和拥有5000多名员工的大型企业的工作表现尤其好。裁员人数保持在130万人的历史最低水平,不到劳动力总数的1%,而且每名工人仍有近两个职位空缺。 Pollak说,科技工作者和科技公司的员工仍然会在科技行业以外有很多工作机会。

投资者也没有绝望。过去十年一些众所周知的成功企业,比如Airbnb、Uber、Dropbox,都是在经济大衰退之后创建的。风险投资公司Day One Ventures最近宣布了Funded Not Fired项目,向20家至少有一名创始人被科技公司解雇的创业公司投资10万美元。在24小时内,有数百人提出了申请。

与此同时,硅谷预计会传来更多的裁员消息。以下为近几个月宣布裁员或压缩招聘的企业:

·11月14日,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接受CBS采访称,在经济不确定的情况下,苹果公司将缩减某些部门的招聘。库克说:“在这个时期,我们在招聘方面将变得非常谨慎,这意味着我们将继续招聘,但不会在公司所有部门进行招聘。”

·11月14日,Twitter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解雇了4400至5500名承包商。

·11月12日,根据CNBC发布的一份备忘录,迪士尼首席执行官Bob Chapek预测,一旦该公司审查其支出,将进行裁员。该公司还将冻结大多数招聘。

·11月9日,Meta宣布将裁员11000人,约占公司总人数的13%。该公司度过了艰难的一年,受到TikTok崛起和元宇宙未能成功吸引消费者的影响。

·11月4日,亚马逊确认公司“暂停”招聘。

·11月4日,网约车公司Lyft宣布将裁员13%的员工,这是该公司近年第二轮大裁员。

·11月3-4日,Twitter首席执行官马斯克裁掉了Twitter约7500名员工的一半。

·10月28日,英特尔确认,作为其削减数十亿美元支出计划的一部分,将很快裁员。此前有报道称,英特尔计划裁员数千人。

·10月6日,健身服务企业Peloton首席执行官Barry McCarthy宣布,公司正在裁员500人,占其员工的12%。这是该公司今年第四轮裁员。

·7月15日,NFT交易市场OpenSe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evin Finzer透露,正在裁员约20%的员工。

·7月13日,根据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的内部备忘录,谷歌告诉员工,它将“减缓今年剩余时间的招聘速度”。

·7月11日,报道称由福特和大众支持的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Argo AI解雇了约150名员工。

·6月29日,特斯拉解雇了近200名员工,其中大多数人负责标记数据,以帮助训练该公司的自动驾驶AI系统。

·6月16日,根据内部备忘录,随着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加剧,流媒体软件Spotify的新招聘人数正在减少25%。

·6月14日,随着比特币价格继续下跌,根据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一份文件,Coinbase正在裁员1100人。

·6月3日,马斯克向特斯拉高管发送电子邮件,告诉他们需要暂停全球招聘,并将员工裁减约1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