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世界杯的“黑科技”是什么?

2018年6月27日,俄罗斯叶卡捷琳堡。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比赛中,大屏幕显示视频助理裁判正在评估。(图 /…

2018年6月27日,俄罗斯叶卡捷琳堡。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比赛中,大屏幕显示视频助理裁判正在评估。(图 /视觉中国)

1986年,第13届世界杯在墨西哥举办,出生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迭戈·马拉多纳在这场比赛中因为施展了“上帝之手”,以及上演了精彩的连过5人的世纪进球而被载入史册。

时至今日,虽然马拉多纳已经去世,人们对于他和“上帝之手”的关注度却未消减,他的“上帝之手”用球在近日更是被传将被拍出超过25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090万元)的价格。

“上帝之手”在1986年世界杯期间和世界杯后曾引起广泛争论,人们对于马拉多纳是否巧妙利用手部击球得分争论不已。

马拉多纳在对阵希尔顿时,用手将球打进了对方的球门。

因为马拉多纳个子矮小、手法隐蔽,且其在进球后故意大声庆祝迷惑了裁判,这一球最终被裁判判为有效。

赛后,马拉多纳在接受采访时,将这一球形容为“一半是上帝之手,一半是马拉多纳之脑”,“上帝之手”便由此诞生,它常被球迷用来形容球员在比赛中用手击球得分。

虽然他在多年后接受采访时承认,自己在1986年的世界杯比赛中确实通过用手击打足球的方式获得了进球,但直到比赛落下帷幕34年,马拉多纳去世,这一判决都未得到纠正。

“上帝之手”增加了马拉多纳的传奇性,也使球迷看到了人在规则面前的无限可能。

在此后数年间,亦有人重现了“上帝之手”。

但无论“上帝之手”如何被重演,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由于现代科技的加入,世界杯中的误判率正在下降,“上帝之手”在世界杯中出现的概率也越来越低。

半自动越位识别技术。(图 /FIFA)

更快、更可重现、更精准

2022年2月9日,国际足联(以下简称FIFA)官网发布文章称,将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中引入半自动越位识别技术,为裁判做出更快、更可重现和更精准的越位决策提供帮助,这也是半自动越位识别技术首次走进世界杯。

文章显示,半自动越位识别技术依靠安装在顶棚的12个摄像头,可以对任一运动员身上的29个数据点进行实时跟踪,这些数据点包括头部、腕关节、膝关节等,其跟踪频率可达50次/秒。

这并不是世界杯第一次引入新技术以保证比赛的公正性。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首次引入了视频助理裁判,主裁判在视频助理裁判的协助下更改了335个判罚中的14个判罚。

这意味着视频助理裁判正式成为了世界杯的一部分,其在世界杯后,也被广泛应用于职业足球比赛中。

与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引入的视频助理裁判相比,半自动越位识别技术具有明显的优势。

比如,它只需要检查自动选择的踢点和自动创建的越位线,就能验证拟议的判罚,整个过程只需要几秒钟就能完成,而以往的视频助理裁判要先选定正确的踢点,再手动绘制越位线,越位检查平均需要70秒;半自动越位识别技术在疑似越位事件发生时,可以迅速生成球员当时所处的坐标、身体姿态示意图,并自动画出一条越位线。

对球迷和裁判而言,半自动越位识别技术的引入无疑是有利的,它缩短了视频助理裁判回放视频的时间,保证了球迷观看比赛的体验感,也减少了裁判被人诟病的可能。

在最近的中超联赛第19轮补赛中,主裁判因回看视频时长超过了5分钟的伤停补时规定,破坏了比赛的顺畅度而被网友议论纷纷——虽然他是在视频助理裁判无法做出判决的情况下才回看了视频。

除了引入半自动越位识别技术,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在用球上也创新了技术。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官方用球“电视之星18”因为内置了NFC芯片,成为众人讨论的热点。

中国数字科技馆在评价该技术时称其直接告诉了我们一个新方向,即在不久的将来,球员可通过NFC技术,准确获知自己踢击的力度、方向和足球的运动轨迹等。

时隔4年,这一预想已具备实现的基石,卡塔尔世界杯研发了国际足联球员应用程序,每个球员通过该程序即可获知自己在赛场上的表现。

不仅如此,FIFA还显示,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官方用球“旅程”内置了惯性测量单元传感器,其每秒可以向视频操作室发送500次数据,而视频助理裁判通过这些数据可以精准检测球员踢球的位置,为裁判做出越位判罚提供依据。

2018年6月9日,俄罗斯莫斯科。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视频助理裁判操作室。(图 /视觉中国)

“体毛级越位”争论

在新技术不断被引入世界杯的同时,球迷、媒体、裁判等多方人员对于技术的争论也越来越多。

一方面,有球迷认为,无论是视频助理裁判还是半自动越位识别技术都有可能出现“体毛级越位”,而“体毛级越位”会打破比赛的连续性,进而削弱比赛的趣味性。

《体坛周报》曾发布一篇探讨“体毛级越位”争议的文章,反对“体毛级越位”的记者声称“足球就是容错的运动,它的魅力有时就在于做不到零失误。走到追求零失误的误区,是走火入魔”,“视频助理裁判出现的原意,是为了防止像‘亨利手球’把爱尔兰队挡在世界杯外那种完全不公平的丑闻,而不是用来丈量前锋的体毛是否比后卫的体毛长得长”。

而支持“体毛级越位”的记者则认为“只要规则标准统一,‘体毛越位’也是可以接受的。体毛也是客观存在的物体,不能因为人家‘小’就否认”。

在此背景下,我们不难预料新引入的半自动越位识别技术一经亮相,就有可能会被部分球迷诟病是在做“体毛级越位”判罚。

另一方面,无论是半自动越位识别技术还是视频助理裁判,比赛的判定结果最终都要由人给出,这就使得部分球迷担心技术的客观性。

像今年10月29日的那个夜晚,奥乌苏在2022赛季中超联赛中,遭曾诚飞踹膝盖摔倒后,非但未得到点球机会,反而被裁判判罚对蒋圣龙犯规,这事一经传播就在互联网上引起了无数球友的热烈讨论。

有网友表示,既然视频助理裁判不能左右主裁判的判罚,那设置视频助理裁判的必要性就不存在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