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技行业大规模裁员,规模超过数十万,中国企业吸引了吗?

亚马逊将裁减近万名企业员工,脸书母公司Meta宣布裁员1.1万多人,马斯克宣布将裁掉推特一半的员工……连日来,…

亚马逊将裁减近万名企业员工,脸书母公司Meta宣布裁员1.1万多人,马斯克宣布将裁掉推特一半的员工……连日来,“裁员潮”席卷美国大型科技公司。随着越来越多的员工抱着纸箱走出公司大门,他们的下一站在哪成为各界关注的新问题。美国媒体表示,在消费低迷、通胀高企的背景下,科技公司的大规模裁员将让经济变得更糟糕。但也有分析认为,初创企业和中小企业有望获得此前难以招到的相关人才。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部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国际业务部门也有意招揽他们,以加强在海外业务的本土化水平,比如,TikTok在美国已经在面试Meta前员工。

硅谷员工说:“人心惶惶!”

“人心惶惶!”在美国硅谷工作多年的王先生向《环球时报》记者如此形容当地的气氛。一段时间以来,这一美国的科技行业中心寒流涌动,不断有企业发布裁员的消息。

据《华尔街日报》15日报道,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亚马逊公司将裁减近万名员工,裁员可能最快于本周展开。另据美国媒体报道,以Meta公司上万人的大规模裁员为代表,2022年以来,科技行业裁员的人数已超过10万人之多,这其中大部分集中在美国的科技企业。

在Meta西雅图分部上班的亚历克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裁员消息公布前的那几天,回到办公室上班的同事数量空前多,让他感到不适应,不少部门开会时明显感受到低气压氛围。直到11月9日创始人扎克伯格官宣,员工们陆续收到通知是否被裁,靴子落地大家才算松了口气。在职场社交平台领英网站上,有一个Meta前员工谈裁员的专页,不少这次被裁的员工在那里发表自己的感想。从离职的职位来看,此次裁员波及最为严重的是招聘部门。

莉安·布法德是负责Meta技术类员工招聘的人力资源专员,正在休产假的她得知被裁员后心情非常复杂。由于孩子还太小,她决定好好陪伴自己的孩子,再开始找工作。

亚历克斯透露,Meta的裁员补偿比推特要人性许多,包括4个月基本工资加上每工作一年增加两周的额外工资,还有延长半年的医疗保险和签证支持。但很多被裁员工还是感觉危机四伏,希望能够尽快找到新工作。

“很庆幸自己没有成为那1.1万同事中的一员,”米歇尔表示,自己是在扎克伯格今年7月宣布将公司更名为“Meta”并着力打造“元宇宙”之后,才加入这家公司的。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科技企业在疫情期间都进行大规模扩张,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基本上各大厂都在抢人,“Meta在当时开出的offer是非常有竞争力的,平均年薪可达到30万美元左右,甚至堪比谷歌等传统高薪大厂”。

由于Meta股价近期直线下跌,米歇尔入职时从公司分到的员工股票,目前价值缩水近2/3。虽然因为股票赔钱感到心在滴血,但米歇尔还是庆幸自己没有被裁。她所在的部门主要负责脸书的基础设施的搭建和维护,作为比较核心的工程师团队,这个小组并没有受到这次裁员的影响,不过米歇尔告诉记者,兄弟部门有些表现很好的团队顶梁柱也被裁了。

王先生也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推特的前员工相对更受欢迎,因为此前有媒体报道称,Meta此次裁掉了大量被认为“表现不佳”的员工。

TikTok在美面试Meta前员工

采访中,《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持有工作签证的不少中国籍员工,因为需要雇主支持签证的延期,一旦失业恐将面临被迫离境的问题,所以他们更加迫切地需要找到一份较为稳定的工作。

部分在美国有业务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也在抓住这一时机,从中招聘合适的人才。《环球时报》记者近日从多名字节跳动员工处了解到,该公司已在美国面试了一些Meta等公司的前员工。相关人士透露,字节旗下短视频平台TikTok由于主打海外市场,更需要本土化人才。

据悉,不少在美有业务发展的中企成为被裁中国籍员工的目标。TikTok在这波“裁员潮”到来之前,在抢夺人才方面就跟美国本土科技大厂有着很强的竞争关系。而Meta大幅裁员后,有不少员工给TikTok投简历应聘。

此外,腾讯、阿里等国内大厂也在美国有很多开放的职位。很多中国籍员工倾向于选择中企,认为如果美国这边发展机会受限,还有机会申请调转回国内工作。

美国科技媒体Pandaily援引风险投资基金大观资本负责人的评论称,“这是中国企业开拓海外市场的机会。他们非常需要这样的人才。一方面,这些人才对中美两国文化有很好的了解。另一方面,这些企业可以减少对中国技术团队的依赖。除了字节跳动,很多中国公司都在利用Meta的裁员进行团队扩张。”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此次硅谷科技公司裁员的数量多,其中不少是中国籍或华人员工,这些员工对互联网是有了解的,因此中国互联网企业吸纳他们是正常现象。

不过,多名国内互联网行业人士也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考虑到国内互联网企业也在减少招聘以及复杂的国际形势,一些有海外业务的企业也不太可能在美国进行大规模的招聘。

“难得的机会”

此次美国科技公司的裁员不仅涉及美国本土,也影响这些公司在新加坡、英国、印度等地的员工。据英国《泰晤士报》统计,仅Meta公司的裁员就导致650个在英岗位被削减。当地一些企业也开始借此机会网罗人才。报道称,英国招聘公司Kernel的创始人罗根·奈度认为,该国企业正面临一个“难得的机会”来招聘稀缺的技术人才。他表示,全球仍然存在系统性技术人才短缺,尤其是在英国,企业不会经常获得这样的机会窗口。

企业负责人爱德华·伊斯特也告诉《泰晤士报》,“我知道有10或15个人非常熟悉他们的工作,并且刚刚被Meta 解雇,因为他们的岗位不能产生收入,但他们对我们来说将是很棒的补充”。

有台湾媒体分析认为,本轮美国科技行业的裁员给三类企业招揽人才提供了机会,例如,迫切需要创新人才的中小企业、以往难以从大企业“挖角”的初创企业以及需要人工智能和数据专业人才的生物技术公司。

盘和林对《环球时报》记者提到,大多数员工是存在路径依赖的,如果他们习惯了互联网的运行模式,那么这批科技人才大概率最终的归宿还是互联网公司,或者会自己进行互联网创业。盘和林认为,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对于这些人才的吸引力有限,不能匹配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路径依赖和思维差异,中小企业、初创企业和大厂在行事风格上有较大差异,企业文化并不相同;二是收入差异,互联网公司在过去20年一直是一个热门就业领域,原因就是互联网公司工资高,这是中小企业、初创企业很难负担的。【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郑可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